【IEIC现场】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博士“董屹”在校长领导力峰会演讲:“校园设计为教育赋能”

时间:2019-10-27 来自:IEIC组委会
  10月26日,由远播教育集团、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共同打造的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再次登陆上海展览中心,汇集了国内外数百名教育领域专家学者,以“链接全球资源·创新未来教育”的全球视角探讨国内创新式教育的未来发展,推动中外教育创新文化的交流、促进教育产业的深度合作。
 
  IEIC现场聚集了教育学者,资深业内人士,众多大咖专家面对面交流教育理念,了解名校招生的秘密。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博士、同济大学副教授、DC国际合伙人董屹在校长领导力峰会演讲:“校园设计为教育赋能”,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他的精彩内容~
  
 
  以下是董屹先生的演讲内容:
 
  各位嘉宾下午好!非常高兴能够在这里就教育问题和大家做一个交流,前面听了很多名校长的谈话,但是我在这里充其量是一个家长,只不过恰好是会做设计的家长,正好是做校园设计的家长。
 
  我这个环节是大会环节安排相对来说比较轻松的环节,我跟大家分享一些校园设计的技巧和知识,我的题目叫“校园设计为教育赋能”。
 
  首先我们来看这样一张图,这是西方教育的原型,一棵大树下,一个人在与一些人探讨他新的领悟,并不知道谁是老师,谁是学生,这就是学校的起源。其实这句话不是教育工作者说的,是一位著名的建筑师说的是叫路易斯康。
 
  仅仅有这些人就有教育学的场景吗?如果没有了这棵树,在烈日之下,这些人是否还有强烈的交流欲望?最后也许只剩下了一片空地。这里我们得到一些启示,那棵树虽然不是教育的主体,但是所创造的自由、平等、舒适、轻松的环境所激发的交流欲望,也就是教学的欲望,这棵树创造的空间在学校的最初原型里展示了作用。
 
  再看看东方教育的原型,大家都知道,是书院。传统书院是以共同生活作为教育理念的核心及空间,一般是里轴和生活轴多个轴线共存的,讲、学、存、理各种各样的模式结合起来。
 
  与学院相比较的时候,书院是更多的强调学生之间的思想交流与相互促进,共同生活闯了最大化的交流机会,使学习无处不在,成为求学问道的重要载体,首先是书院的载体给了交流和可能性,空间确实是能够为教育赋能吗?
 
  再回到赋能这个问题,“赋能”最早出现在积极心理学中,旨在通过言行、态度、环境的改变给予他人正能量,以最大的限度地发挥个人的才质和潜能,而投射到校园设计当中去的话,设计为教育空间赋能的意义在于通过环境改变,激发了个体自发交流、自主学习的潜能。总结下来,其实赋能的最大的核心在于激发。
 
  通过这些年的积累,我们逐渐发现设计赋能包括两个层面的意义。一是通过空间的转化来激发新的校园活动,第二是通过模式的转变来激发新的校园空间,前面一个相对小一些,后面大一些。
 
  首先我们分享一下通过空间的转化和复合激发新的校园活动。意义在于如何把无意义的场地变成有故事的场所,如何把消极的空间变成积极的空间,如何把单一的功能变成复合的功能。
 
  我们来看以下空间的元素,这个我会举一些小例子,这些小例子都是我们自己设计的案例,这些元素大家都很熟悉,但是往往会被忽视,比如说运动场、楼梯、屋顶、边界、地下室,也许每一个校园里都会有,但是大家如何面对空间元素的?有没有真正的参与到校园生活中去?
 
  先来看一下运动场,这是校园最大的户外运动空间,但是周边大多数情况下是被围墙和栏杆围住的,有没有可能让校园最大的户外空间变成校园里最活跃的场所呢?也许能够变成活力环,这是一个滨湖中学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之中,运动场周边的空间被串联了起来,成为了整个校园各个教学空间相互联系的非常重要的舞台,你在课间休息的时候,穿越不同教室的时候,必然穿越运动场中间,加入了大量的公共的服务设施,使这个运动场的边界成为了校园中间重要的活动来源,这个设计是bigC。
 
 

 
  下一个运动场会变成什么呢?也许会变成一个梦剧场,这是我们为上海平和国际高中做的设计,今天万校长也做了非常精彩的演讲,因为用地紧张,整个运动场的周边被充分立体的利用了,不仅是通道,还是看台,同时还是聚会的场所,运动场从白天到黑夜进行了华丽的转身,这个地方成为梦剧场,这个球场本身积极参与到校园活动当中去,为校园的公共生活进行赋能。
 
  再来谈谈楼梯,作为必要的交通空间,最大的功能就是连接不同的层面,在校园中也是大家必经之处。有没有可能从市场空间变成一个更加有趣、仪式性、更加公共性的空间呢?也许会变成一个公共的舞台,这是一个陈庄学校的例子,这个例子有点不一样,因为它是一个全中央空调的学校,大量的户外活动就会变成户内。这样的情况下,把大量的水平向移动变成了垂直向的移动,这里采用了三明治的策略,普通的教室都在一层和三层,把大量的公共活动和教室放在了二层,大家到达公共区的由水平向移动变成了垂直向移动,为单位教室和公共空间之间创造了一个概念上的零距离的换乘模式。
 
  在这个基础上,竖向的空间元素不局限于楼梯,可能是不同坡度的楼道和舞台,在穿越的过程当中,激发了更多的交流和故事
 
  楼梯再大胆一点还能变成什么?可能变成一个空中的连线,我们看一下这是在宁波诺丁汉大学附属中学的连线,这个穿越了教学楼不同的高度,连接了不同层面的不同教室,便捷的流线充满了趣味性,可以看到课间学生怎么穿越的,很有趣味性,也成为了一个校园非常特别的景观。
 
  接下来看一下屋顶,屋顶整体来说是比较消极的空间,但是各位都知道,屋顶参与到学校的建设当中去,参与到学校活动当中去具有巨大的潜力,它能够成为甲板,真正公共活动的甲板。这是赫威斯肯特国际学校的案例,这个建设当中我们提供了12000平米的甲板,给学校带来了巨大的空间,而且和教室紧密联系,大大提高了户外活动的使用效率,在上面可以运动,可以聊天,他们在这里穿行、聚会,还可以看一看夕阳,整个学校的活动的基面从地面基面变成了二三四五层都成为了学校的基面,这是大大提升校园活力重要的方法。
 
  再看一下屋顶,当然还可以变成阳光球场,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很少去做,同样这是我们为上海平和学校做的方案,这个方案很大胆,我们希望把整个跑道悬浮在空中,通过跑道下浮的空间串联到教学场所,得到空中的球场。最后的实施方案没有实现这个稍微有点疯狂的想法,但是同样把球场升到了五层,屋顶对学校来说是离阳光最近的地方,形成了具有阳光特质的球场,这是和底下的梦剧场结合在一起,共同形成了校园户外活动的中心。
 
  第四个元素就是边界,就是隔墙,这些隔墙,尤其是大型校园公共空间的隔墙会变成什么呢?我们打开这些边界会得到什么呢?也许我们会得到一个全景的秀场,这是古林高级中学的剧场,我们得到了一个室内和室外可以互动的舞台,这个舞台周边,学校的活动更加多的聚集在这,双面来说都可以参与到教学活动当中去。这是一个即将要实施的项目,我们其实也已经完成了类似的探索。
 
  在另外一个项目中,当我们打开边界的时候,我们得到了一个球场大院,这是甬江实验学校,这个我们打开开放给校园,与室外看台互动的场地,孩子们可以在这里玩耍,室内室外形成了互动的关系,进一步拓展了空间利用的可能性和开放性。
 
  最后一个例子是地下室,每个学校都有地下室,但是地下室都是用来停车的,除了停车还能干什么呢?也许可以成为客厅,只不过是负的,我们在姚丰学校做了尝试,就是把整个学校的接送放在了底下,既达到了接送也完成了面对城市第二客厅的转变,同时结合周边的下沉周边、下沉广场形成了等候学习的空间。既激活了底下空间,也完善了校园功能,这个底下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接送中心,也是校园的负客厅。
 
  地下室还可以成为下沉热点,在复兴东路第三小学就是这样的情况,大量的空间是到了地下,地下有食堂、报告馆等等,我们要解决通风和采光问题,我们得到了一个地面地下不分的整体空间,拓展了学校的使用可能。
 
  通过空间的转化可以达到激发校园活力的可能,我们有没有可能通过模式的转变重新定义校园设计?今年我在学校里面带着学生一起做了尝试,相对来说有点乌托邦的实验,希望探讨将教学主导和学生自治的模式是否能够激发完全不同的校园空间,听了校长的讲话,尤其是国际学校对学生社团比较关注,学生社团有没有可能成为学生自治主力,我们定义为超级校园,从传统的校园变成以社团为组织线索的新校园模式。这样的校园里面,其实日常的教学、生活和社团生活构成了校园生活的正反两面,都有自己的空间。同时通过以读书馆和食堂为基础功能的核心进行转化,教室和宿舍成为了教育输入的空间,而社团和对外培训成为了对外输出的空间,这样的输入和输出的转化,成为了校园真正活力的来源。
 
  我们可以看一下这是校园的活力图,24小时的活力图,横向是时间,纵向是空间。这张图里面可以看到学生一天的活动,通过这样的模式转化,两个方面的叠加达到了空前丰富的程度。
 
  我们再看这是校园的剖切图,这个是结合平和国际高中的来做的,我们给他们特定的空间之后,得到新的校园的模式。这个剖切图当中可以看到这个校园的空间在哪里,上部是宿舍,底下是教室,再往下是社团和对外培训以及和城市沟通的城市峡谷。
 
  我们也会在各个不同的部分进行类型学的探讨,什么是超级教师、超级社团、超级培训、超级绿野等等,每一个都是通过模式的转换,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教学空间。
 
  当我们把这些拼起来之后,就形成了相对完整的校园,这样的校园丰富度和生活的密度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在这个校园里面有正反两面,一部分是学校主导的正常的教学生活,另外一方面是学生主导自治社团的生活。
 
  (播放VCR)这里有一小段动画,大家可以感受一下,大家可以体验到这样的模式转变带来的校园体验的变化,这是它的核心部分。
 
  最后一张其实是一个由同学们共同集体完成的长卷,描绘了整个校园内发生的场景,从对外的培训到社团空间,到运动空间,到超级绿野,输出核心最后回到了宿舍空间,回应了模式转变带来的新空间如何为教育赋能的问题,这是对我们校园四维的展开,通过时间轴,把校园活动串联起来,时间和空间是并行的状态。
 
  当然了这是我们一次学术上的尝试,如果需要真正的实现,还需要各位校长们的帮助。
 
  最后做一张小小的广告,这是我们DC教育设计集团做的12个学校,我从中选取了12个学校,组成了DC教育之城的场景,希望大家感受到教育学的快乐,激发大家欲望的城市,谢谢大家!
 
  感谢董屹先生给我们校长领导力峰会完美的演讲!

关于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

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Innovation Conference)汇集国内外数百名教育领域专家学者,以“链接全球资源·创新未来教育”的全球视角探讨未来教育的创新模式与课程内容,从而推动中外教育创新文化交流、促进国内教育产业的合作发展。

关注IEIC官方公众号

随时了解最新大会信息

获取2020大会温馨提醒和参会通知

关于远播

© 2020 

www.ieicexp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远播教育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翻版必究

沪ICP备07019113号-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