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IC现场】上海市民办平和学校总校长万玮先生大会主题演讲:“精英家长的教育百慕大”

时间:2019-10-27 来自:IEIC组委会
     昨天,由远播教育集团、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共同打造的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再次登陆上海展览中心,汇集了国内外数百名教育领域专家学者,以“链接全球资源·创新未来教育”的全球视角探讨国内创新式教育的未来发展,推动中外教育创新文化的交流、促进教育产业的深度合作。
 
  IEIC现场聚集了3万学生及家长,和众多大咖专家面对面交流教育理念,了解名校招生的秘密,家长们纷纷表示这一天受益匪浅。
 
  上海市民办平和学校总校长万玮先生大会主题演讲:“精英家长的教育百慕大”,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他的精彩表现~
 
  
 
  以下是万玮先生的演讲内容:
 
  其实我刚刚在下面看小小的机器人我在想一个问题,我们觉得机器人很好玩,但是机器人其实是没有意识的,如果有一天机器人意识到自己是机器人,那人类的麻烦就大了。
 
  今天我想讲一个非常古老的话题,先问在座家长,古人讲“棍棒底下出孝子”,有家长赞同吗?目测有十分之一,有十分之九的家长不是那么赞同,但是古人上千人都信奉这个准则,现代人表示怀疑。
 
  前段时间我读到一篇文章,这个文章特别有意思,文章的标题叫“现代教育的主要问题,就是打孩子打的太少”,我和大家分享不赞同我赞同观点,只不过觉得这篇文章的话题很有意思,我选择一些文章中的观点,各位自行判断一下。比如说打孩子时,他们会躲闪,于是眼神变机敏,身体变敏捷;打孩子时,他们会竖起耳朵听你讲的内容,学会察言观色。
 
  有个升队教练说,只要孩子遗传没问题,送到省队打一打,都是一块好材料。有人在知乎上问著名钢琴家,25岁学钢琴晚吗?他回答说有点难,因为爹妈已经打不过你了。说实话我在读的时候一直不能确立作者的真正观点是什么,我一直觉得他是真话所说,直到我读到这篇文章的最后一句话。“一个人若没有草一样谦卑而顽强的生存力,就配不上好的命运。”我觉得这句话是这篇文章的文眼皮一,这句话是很认真、严肃说的,所以作者应该是写了一篇很严肃的文章。
 
  有多少人打过自己孩子?目测有三分之一,虽然不赞同,但还是做了。有多少人小时候被打过?目测至少一半。打不打孩子这件事情不是我今天主要要讨论的话题,这个问题其实是很复杂的,比如说我读到著名教育专家尹建立(音)的一篇文章,他觉得社会到现在这么文明的程度怎么还会有人打孩子或者赞成打孩子?他觉得这个观点太愚昧太落后太反动了。
 
  打孩子这件事情我听到过一个观点,有家长和我分享,他说他的孩子是要打的,但是打不是情绪失控的打,而是和孩子打规则,什么什么做不到有一种惩罚措施,某一种惩罚措施就是打一顿,他觉得孩子犯了错误必须要付出后果,比如说打屁股打几下没有什么肉体的伤害,他觉得如果在成人社会做了一件错事只是这样的惩罚已经很轻了。有人觉得打孩子会带来心灵的伤害,这是对的。但问题是家庭在养育的过程中不打孩子就不会给孩子造成心灵伤害吗?太多了。我自己个人觉得教育孩子不单单是技术问题,还是一个认知问题,乃至是哲学问题,核心是我们自己对人生的思考。
 
  相信各位家长对教育的认知一定是随着孩子的成长而变化,养育一个孩子10年20年对教育的看法会有改变,如果是老二的话老二的教育方法和老大又不一样,我自己做教育20余年,对教育的认知经历过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青睐学霸。
 
  我自己以前读书的时候也算是学霸,我是数学老师,我特别喜欢讲数学题,找一帮很知优的孩子讲数学竞赛的内容,跟聪明的孩子讲数学题其实是一种享受,讲到最后口吐白沫、欲罢不能。但我后来放弃了走奥数教练这条道路,因为我们发现学霸必然是少数的,学霸以外的世界更加宽广。现在很多精英家长以前是学霸,所以很苦恼的事情就是夫妻两个人互相质问这个孩子为什么是学渣?什么情况?其实也很正常,统计学上有均值回归定律,天才的孩子通常都不是天才,真正的天才孩子患心理疾病的概率比一般孩子要大。如果以人生的小幅、快乐为标准,天才并不一定幸福快乐。
 
  第二阶段:跨越学科。
 
  大家知道中国的孩子数学好是很占优的,这和美国孩子不一样,如果到美国校园里去问那些美国孩子,当你问他们数学好不好的时候他们说我数学不好,但也没有任何羞愧的感情,有些孩子甚至很自豪很开心的。但如果体育不好他们会比较焦虑,中国孩子说我体育不好是很正常的,但如果说数学不好一般人脸上表情不太好。因为中国的教育语境里数学差几乎等同于智商低。但事实上身边有很多人聪明能干、事业有成,但当年他们的数学也不见得好。我会超越我自己数学教师的身份,发觉他们在其他方面的特长。
 
  第三阶段:超越课堂。
 
  我发现有些孩子在课堂里无精打采、目光呆滞,但是一下课就神气活现、灵感十足。反过来还有一些所谓的学渣情商高、人品好、会经营关系,在同伴交往中游刃有余,在我自己工作十多年后,早年教的孩子进入职场了,他们的发展路径各有不同。有些当年非常被老师看好的同学能胜任技术工作,但是做管理非常糟,有些人自己是精英自己是学霸,但根本不能带团队,恨不得所有的事情都自己做,只会职责别人,用自己的标准要求所有人。反过来有些学业一般的孩子工作表现很出色,我认识很深有一个在职场大放异彩的孩子当年在我的班级里是调皮的孩子,我到现在内心都隐隐做痛,因为我以前还体罚过他。后来我不太简单地用学习成绩衡量学生,而是会思考这些孩子十年二十年后走向社会,他们取得成功需要什么样的技能。

        第四阶段:看淡成功。
 
  很多人为名为立拼命往阶层高处攀爬,但是什么时候是尽头?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这种案例比比皆是。还有一个朋友和我讲20多年前和他一起出道的那批人,都曾经牛的不得了,但是现在大部分不是破产就是在监牢里。所以想想还不如做一个普通人,正如“百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第五,看破红尘。
 
  当然不是要出家,而是坦然面对生活,接受命运的安排,时常有感恩的心,我像一颗尘土,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这一生会遇到很多事情很多人,就像张爱玲所说的,“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好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说,我也轻轻地问一声“噢,原来你也在这里。”
 
  网上有流行语“前几年靠运气赚的钱,这几年凭本事全亏光了”,像著名的李煜连国家都丢了,他后面写的诗都是亡国之君的表达“浪子不知身是客,一晌昙花”。
 
  苏轶的一辈子是很悲惨的,颠沛流离,他曾经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四儿子出生,取名为苏遁,他为儿子写了一首诗“人皆样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子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前段时间有一位大学同学从香港来看我,谈了很多教育问题,他发表了一段非常经典的感言。他说学霸小的时候学习成绩很好,大家都很称赞,家长也觉得很荣光,老师哄着你,考的好的话好多高学校还抢着要你。工作之后因为脑子比较好手,也取得一点成绩,老板赏识你,同事恭维你。你即便骨子里自高自大,对别人颇多职责,但大家也都忍让你。后来遇到了人生伴侣,因为你学历高工作好成家了,成为了家里的主要支柱,但尽管你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另一半还是包容你,直到你们有了孩子。所有人都让着你,但你的孩子不鸟你,更重要的是,你所有的缺点都暴露在孩子面前,在孩子面前你无处遁形,之前别人对你的包容你都习惯,而你的孩子是上天派来完善你的。
 
  十多年前有一个家长事业很成功,职业是靠嘴吃饭的,在学校里是教委会主席,因为孩子比较优益,还跟全体家长做过讲座。孩子小的时候他以孩子为荣,孩子长大了到了中学他就感觉到出了问题,直到有一天家长发现孩子的日记写了一句话,我的父母生出我这么聪明的孩子,是他们的不幸。孩子有问题我们更需要做的不是责骂,还是反省。如果打孩子能促使家长反省,那打肯定也是可以的。
 
  谢谢大家!
 
  
 
  感谢万玮先生给大会做的精彩演讲!
 

关于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

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Innovation Conference)汇集国内外数百名教育领域专家学者,以“链接全球资源·创新未来教育”的全球视角探讨未来教育的创新模式与课程内容,从而推动中外教育创新文化交流、促进国内教育产业的合作发展。

关注IEIC官方公众号

随时了解最新大会信息

获取2020大会温馨提醒和参会通知

关于远播

© 2020 

www.ieicexp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远播教育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翻版必究

沪ICP备07019113号-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