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IC现场·高校高中创新教育发展峰会】复旦大学招生办公室副主任朱晓超《高中教育与高等教育的衔接》

时间:2019-10-27 来自:IEIC组委会
      10月26日,由远播教育集团、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共同打造的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再次登陆上海展览中心,汇集了国内外数百名教育领域专家学者,以“链接全球资源·创新未来教育”的全球视角探讨国内创新式教育的未来发展,推动中外教育创新文化的交流、促进教育产业的深度合作。
 
  IEIC现场聚集了教育学者,资深业内人士,众多大咖专家面对面交流教育理念,了解名校招生的秘密。
 
  复旦大学招生办公室副主任朱晓超在高校高中创新教育发展峰会主题演讲“高中教育与高等教育的衔接思想”,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她的精彩内容~
 
  
 
  以下是朱晓超女士的演讲:
 
  谢谢主持人,也谢谢郑司长的开场白,谢谢王老师的精彩分享。今天很荣幸有这样的机会和我们在座的各位专家、前辈、同行做一个分享。我的分享基于复旦大学2014年起试点探索的与高中教育衔接的实践,给大家提供一些思考。
 
  众所周知在我们国家正常恢复高考秩序以后,高考在教育体系当中扮演了举轻若重的角色,非常重要牵动了千家万户的心。高考在正常的演变发展过程当中,他们相当于一座联系高中和大学之间的纽带,相当于一座桥梁。但是他又是一座单向的独木桥,千军万马挤独木桥。我们社会都有这样一个感觉,就是高考是指挥棒,所有高中阶段的教育甚至大学一开始的基础教育都是围绕着这个指挥棒来转的。高中老师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怎么样把学生从高中顺利输送到大学,那才是大家最为关心的事情。
 
  在这个过程当中中国的一些部分有创新想法的学校走在前面,比如大家众所周知的中科大的少年班。少年班尽管是备受争议可能有两面评价,但是不可否认少年班实际上培养了相当大批的杰出人才。其实像中科大这样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少年班模式,除了中科大以外还有西安交通大学。像他们这些学校走在比较前面的。通过少年班的选拔培养也做了一些尝试,就是打通高中阶段的教育和大学阶段的教育。
 
  中科大和西安交大的少年班的培养还是有一些不同之处,中科大的少年班选拔低于高二年级的学生,西安交大是从应届初中毕业生当中进行选拔,所以他们两家的培养是这样的。就是中科大的少年班是放到大学里面进行培养,西安交大的培养第一年是把学生放到委托的高中当中进行培养,之后再延续到大学当中进行培养。但是无论是哪一种,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于他们都是部分或者说是完整的跳过了高中阶段的教育,把衔接教育放到大学阶段完成。可能设计之初的逻辑,因为对于高中教学可能有部分程度或者怎样不满意也好,或者有一些新想法也好,他们的做法就是选择直接跳过高中阶段,提前到大学进行学习。
 
  当然进入到九十年代以后,中期的时候有些学校也做了一些尝试,像复旦大学1995年的时候当时设立了文科基地班、理科基地班,但是这个和少年班还是有显著区别。因为最早也只是把学生从高三上半年结束以后提前选拔到大学来,然后在大学提前做一个半年的培养。这个跟少年班基本上绝大部分跳过了高中阶段教育还是有显著区别的,当然这些都是非常有益的尝试,也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现在中科大、西安交大这些年也都在做一些少年班的回顾整理。
 
  时间推进到2014年以后,现在已经进入了新高考时代,我们这一轮的高考改革非常全面、非常系统的,也是在我们整个的教育综合改革当中非常复杂的一个考试招生评价制度的改革。进入了新高考时代以后,我们作为大学教育工作者有时候也在思考,我们和高中的联系是不是也仍然仅仅依靠新高考进行联系?是不是还是这样子?因为之前大家知道像高中和大学阶段基本相对独立的两块,我们如果仅仅靠新高考联系这样够不够?新高考整个改革的导向也给了我们一些启发。
 
  所以复旦大学做了一些思考,我们从2014年的时候开始就开始酝酿,那个时候在路径选择方面也是有很多内部的讨论和想法。比如像郑老师的一些文章就指出:关于大学和中学的教育衔接包括两种模式一种模式就是刚才像中科大西安交大这样少年班的模式,他们把衔接教育的阶段作为培养的主体放到大学阶段来做,主要给学生提前传授一些基础性的课程,传授一些学科知识的拔高。
 
  第二种模式郑老师觉得培养理念和方式上面大学和中学的对接,希望培养的主题仍然是放在高中进行。所以在我们内部的酝酿思考讨论之后,复旦目前选择的路径我们尝试的是后一种模式,在新高考的改革背景下,把大学的培养理念前置到高中,高中仍然是作为培养的主体,由大学和高中开展合作培养,双方共同努力来对同学们做一些能力方面的提升,综合素质的培养。
 
  新高考总体给我们带来的变化提到很多,像核心理念当中我们觉得他对于学生选择性的扩大毋庸置疑的。原先在高考改革之前也有一些考试科目各个省的变化改革,从原来的仅仅是高考选择某一个科目,到现在新高考给我们带来了理念的革新,我们同学们从高中一入学,就面对了你人生未来可能选择哪个发展方向。我们结合对于未来行业、未来学科发展方向的研判,结合学生自身兴趣和特长做选择,很多时候学生家长仍然在新高考背景下感到很焦虑的点,他们可能面临那么多的选择,但是他们可能前期没有那么多的选择能力,所以他们仍然很焦虑茫然。我们像大学也好高中也好,我们希望帮助同学们理清目标,我们进入高中教育阶段以后,都是一个升学式发展不仅仅是考试,我们已经避免了一考定终身的格局,我们面对的是生涯规划方面的需要,这是很多教育专家都提到的。
 
  像我们大学也好高中也好,更重要的是我们整个培养和评价的过程,从原来的终结性评价,慢慢过渡到现在我们要倡导过程性评价。我们对于学生培养的导向方向,其实要突破原来仅仅依靠学科知识的传授为主要渠道的方式,更重要的是重在培养思维能力,发展核心素养,甚至很多专家说关键能力核心素养。像我们在这样的新高考给我们带来理念革新情况下,复旦大学探索的这条跟高中教育衔接的道路,主要是浸润式、熏陶式,不仅仅以传授学科知识为主要道路。
 
  复旦大学的尝试,一开始我们在一个试错的过程,摸着石头过河。我们曾经也考虑过要不要借鉴兄弟高校的培养经验,是不是也要做成科大那样的少年班。我们后来做成了一些东西可能跟那个不太一样,像中学我们也了解过,中学现在除了原来基础学科之外,他有拓展性的课程,也有探究式的课程,很多中学都有非常成体系的课程需求。中学也是有很多的创新想法和我们一起交流,经过和我们上海非常顶尖的高中类似于上海中学这样的学校进行交流和探讨之后,复旦推出了创新素养的培育项目。其实2014年前后我们关注到很多兄弟高校也开始结合新高考做了一些尝试,相北大清华2014年前后推出了大学的先修课程,北大是中国大学的先修课程,清华做的更多是线上课程,他们都是非常有益的常试。我们看了一下北大清华首次推出的课程当中,主要以大学物理、电磁学、微积分、大学化学这样一些大学基础课,然后提前给高中生能够接触一下这样的想法。
 
  我们复旦大学探索过程当中,我们在想是不是也要做大学先修课,很多高中也提出需求。我们思来想去,我们没有沿着先修课的路子在做,我们尝试一条新的微型课程。我们不想简单的传授学科知识,如果我们仅仅把大学课程提前到高中上,这个仅仅是形式上跟少年班有点区别。所以我们开展做微型课程,我们把大学的暑期课程开放给高中生体验,还有未来可能要做的一些发展。
 
  这是我们展示一下在上海中学做的微型课程的课堂,以小班化为主,每个班级20人以下。我们的老师为了给高中生量身定制课程,他是重新备课的。为什么我们内部称之为微型课程?因为与我们大学课程相比,基本上相当于大学1学分左右的课程。高中每学期每周基本十几次的安排,我们其实微型课程只占用大概六次。所以我们在这个课堂上面探索,老师们课程内容是以学术思想模块的介绍、前沿学术的介绍甚至研究方法的一些介绍为主,并没有一味地追求拔高难度,我们这些老师的课程内容是脱胎于通识教育的成果,但是是重新做了教学设计。
 
  这是我们在上海中学做的2019年一个年度的微型课程清单,可以看到我们涵盖了各个优势学科的方向,因为复旦大学是综合型大学,学科门类比较齐全。所以虽然不能一一跟中学原有的课程基础对接,但是基本老师们也是尽他们所能做了一些重新的设计。
 
  在课程改革方面,左边列的是中学目前现有的一些课程,写的艺术体育其实相当于音乐课体育课。其实各个大学学科门类的侧重还有学科特长不太一样,此处仅仅以我们学校学科门类的分布大概做了罗列。原先在跟任课教师做探讨设计的时候也是在想不能让学生完全听不懂,没有基础的话也很痛苦,但是又不能完全仅仅把高中科目进行拓展往上拔高难度,这样的话好像也没有能够更好符合新高考的导向。所以我们能够以高中生听懂一点的基础上做拓展,尽量打开新思路、引入新理念、拓展新方法,让他们了解关键是要能够激发起他们对于学术、对于各个学科方面的兴趣就可以了。
 
  像刚才很多专家探讨过的比如某一个学科人数会减少的现象,我们当时也是在听到这个的时候内部也有一些讨论,包括跟浙江的一些大学交流,浙江的大学可能说是不是我们要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给高中生补补课,上点物理什么的。我们复旦与高中教育衔接的话,我们仅仅停留在补课层面吗?后来我们反思之后打破了这个脑洞,不能仅仅做补课的事情,还是应该立足于给学生激发起他们兴趣。所以我们后来做的东西所有都是以激发学生兴趣为主的。
 
  在第二方面教育方面对于高中有一些影响促进。这是我们整理的根据浙江上海当时第一批试点省市,在应对新高考改革的时候他们做的一些非常多的改革动作。这是中学层面来看,整个教学上面有很多改变之处,可能原来按照高一、高二、高三分年级做一些教学规划,浙江比我们还要深入他们是做三年统筹教学的计划。在课堂上面更多希望能够引入讨论式的课堂。从学校管理上面,很多中学方面的专家都已经分享了很多。第三方面就是师资方面,因为选考可能各个学科之间不太均衡,所以可能会造成中学的师资结构性上有一些不均衡,所以也给中学配备师资补充师资带来很大的挑战。同时我们也发现原先中国的学生学习都是在竞争谁能考第一,事实上我们未来在跟中学探讨过程当中也希望做成什么样子?能够学生和老师是师生的伙伴关系,能够构建一个非常和谐的能够形成合力的学习共同体。对于学生和学生之间而言,如果采取大走班的中学,他们几乎类似于像大学一样一人一课表的,同学和同学之间可能有时候都没有行政班的概念,但是同学之间的关系怎么样。我们希望他们不仅仅是学生上的竞争关系,更重要的是学生和学生之间的伙伴关系,也是能够互相形成一种良好的学习共同体。这个说的可能比较抽象,中学老师说优秀学生之间是会互相影响的,他们需要一个伙伴团体在那里才能够互相激发起一些潜能。第五方面中学也做了很多尝试,可能给他们配备了一些多功能室等等,帮助他们能够适应新高考之后走班制带来的一些变化。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学能够做些什么?我们也一直在思考。大学希望提供一些讲座、提供一些学习的机会。这些讲座也是我们考量过的,如果是学科人数少我们不采取补课,我们就希望把一些理论科的老师他的学科讲座带到中学里面去,希望为同学们展示这个学科以后在各个行业当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关键能够激发起他们的兴趣,引起他们对于学术的向往之心,让他们主动选择物理的选考科目。我们大学思考的就是在配合教育主管部门已经采取制度优化措施同时,我们怎么能够吸引同学们、给他们学习的时候提供帮助的资源。同时我们也会接待同学的来访。
 
  实践方面做的,像我们学校做的就有英才计划、步青计划等等,都是邀请同学到大学实验室进行体验,由大学老师带领他们做课程研究,让他们完整地经历一次学术训练,能够引起他们对于学术训练的兴趣。
 
  这是我们在上海中学做的选取了一些讲座,可能大家看到都是各个学科方面的专家大咖给同学们做讲座。这是我们同学们认真听讲的场景。在台下听讲的人群当中不光有学生,还有中学的老师。因为很多时候中学老师主动跟听的。我们后来了解了一下,中学老师其实也会面临知识结构的迭代,也需要能够了解学术前沿的知识。现在包括上海高考命题的思路整体转换,他们也是有这样那样的需求,所以我们也是提供这样的资源,能够帮助中学的老师更好与学术前沿相连接,方便他们以后未来指导中学生的课堂。
 
  这是步青计划学术见习体验营,是我们今年刚推出的活动。其实这个学术计划的体验营初心就是希望能够给高中生提供一个到大学来体验完整学术训练的机会。我们在设计体验营的时候不在于未来出多少成果,这个成果能够多大程度地发表评价怎么样,我们初心在于希望同学们能够从头到尾自主独立地完成一场科学的规训,而且对于科学的态度是端正严谨敬畏的。希望能够品尝到科学的乐趣,也了解到科研的艰辛,希望他们能够尽早地形成自己的学术志向。这样激发了他们自己内在的动力一种向心力的时候,才能够更好地走向未来更好的方向。
 
  第三方面就是大学中学合作,新高考背景下我们也在教育评价方面跟高考改革同步进行切合,原来很多像终结性评价慢慢转变为过程性评价,再往上要求有上海市综合素质的纪实报告,这个报告是提供给大学升学作为参考的。这个报告是真实性的客观记录,几乎没有带有高中的主观评价,由大学的招生进行评价。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是做了很多努力,我们大学在跟他们的教育衔接当中引导他们,我们并不简单也从来不做很多中学一直提要求说你们做不做面试辅导,我们从来不做。但是我们给大家展示出大学应该是怎样的,希望大家能够了解一下,激发起大家能够主动地向他对接,高中老师调整他的教学方式,学生能够调整学习方式,这样才会有一个双向的。
 
  第四方面大学做了那么多的努力和高中携手来做,一方面是对高中校方们的教学管理,另一方面对高中老师形成了影响。最关键最愿意看到的是通过大学和中学的努力,能够对同学们的学习方式产生这样的影响。我们从2014年做到现在积累了五年多的经验,有一些我们会跟踪回访会再了解,经过这个衔接培养学生他的反馈。我们会觉得如果他原来是注重死记硬背的,他现在能够满满转向自行反思,我们希望提高他批判性思维的能力这样的一个变化,我们就会感到非常欣慰。如果他原来是孤军奋战的,可能有的孩子是学霸,就是自己学的好,一直是排第一名。我们希望他能够走向主动合作。因为未来像大学阶段以后,如果为国家承担重点科研项目都是要组建科研团队进行攻关的,如果没有跟大家合作协调能力的话也不行。
 
  很多同学是埋头苦读的,在新高考背景下我们希望他能够走出来,更多进行实践实验,不光是大学提供的机会,甚至高中自己也会有这种机会,还有上海市还有很多青少年工作科技站这些,都会提供机会。让他们能够做一些课题研究,做一些科研,这样对他自己增长自己研究性学习能力是一种很好的锻炼。
 
  还有同学原来可能就是反复操练的,希望他能够慢慢活学活用一些。因为包括现在上海高考命题也是有很多新尝试和思路的转变,也希望同学们在这个过程当中能够把他原来的机械操练刷题的模式,转变为自己能够即便在情景问答评价当中,也能够取得很好的表现,也能够获得评价方的认可,这才是我们最乐意见成的。
 
  总而言之像复旦做的尝试,应该跟孩子们的升学方向完全不挂钩的,只是提供一个土壤机会。其实我们是静静等待花开,让他们自己自然生长,希望他们能够找寻到自己未来的方向。无论他们以后去到哪一所大学深造,因为我们都是为我们国家未来储备人才。所以总体我们的尝试是这样的,在我们现在像上午也说到高等教育已经进入到普及化阶段,我们其实对高等教育提出的挑战还是很大的,所以我们仍然希望能够承担起一些责任,跟高中一起能够为国家培育更多的栋梁之材。
 
  
 
  感谢朱晓超女士给我们高校高中创新教育发展峰会精彩的演讲!

关于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

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Innovation Conference)汇集国内外数百名教育领域专家学者,以“链接全球资源·创新未来教育”的全球视角探讨未来教育的创新模式与课程内容,从而推动中外教育创新文化交流、促进国内教育产业的合作发展。

关注IEIC官方公众号

随时了解最新大会信息

获取2020大会温馨提醒和参会通知

关于远播

© 2020 

www.ieicexp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远播教育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翻版必究

沪ICP备07019113号-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