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对话】“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是怎样炼成的?【IEIC】

时间:2020-10-25 来自:IEIC组委会

  什么是生涯规划?所谓生涯是指一段有目标的漫长旅程,那么在这段人生的旅程中,你的理想的角色和定位是什么?

  你期待着什么样的诗与远方,又如何迎来彼岸花开?这也正是远播教育集团的初心,帮助每个孩子能够进行学业专业职业的规划,描绘前程,来共同守护成长。

  ——陆生,摘自10月25日圆桌论坛

  我们需要比男人更努力,必须让他们知道我们是有价值的,然后,女人们需要互相支持,男人也需要支持女人,而不是甩开她们,不要让她们落后。

  ——梅耶·马斯克,摘自10月25日圆桌论坛

  希望鼓励孩子先是扩大视野,更多的了解一个广大的世界,在广大的世界中,找到自己的兴趣方向。

  ——郝景芳,摘自10月25日圆桌论坛

  10月25日,由远播教育集团举办的第三届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线上云端主会场,已拉开帷幕!

  本次线上云端主会场的直播间汇集了包括:诺贝尔奖化学奖得主Michael Levitt、特斯拉CEO马斯克的妈妈梅耶·马斯克、上海社会科学院特聘研究员沙拉·伊马斯、科幻作家郝景芳等诸多教育领域的专家学者、行业大咖。

  在本次线上云端主会场的圆桌论坛《“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是怎样炼成的》中,远播教育集团总经理陆生作为主持人,和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的妈妈梅耶·马斯克及作家郝景芳,带来了一场关于孩子教育问题的全面分析和解读,一起来回顾一下~

  ▲直播间实况截图

  圆桌论坛内容

  陆生:说起特斯拉的CEO埃隆·马斯克,几乎是全世界耳熟能详的名字,他用无穷的好奇心和冒险精神,惊艳了世界,把人类带向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度,但是埃隆·马斯克说,我的母亲才是我的英雄。今天第一位嘉宾,就是被“硅谷钢铁侠”称为英雄的母亲,身为企业家、营养师、演说家、知名时尚偶像、超模的梅耶·马斯克女士。

  另外一位嘉宾,同样是一位了不起的女子,她曾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一等奖,与她同时获奖的是郭敬明,她的小说《北京折叠》获得第74届雨果奖,雨果奖被誉为科幻小说的诺贝尔奖,另外一位曾经获此殊荣的中国作家是刘慈欣。她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曾经是不折不扣的别人家的孩子,今天的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就是郝景芳老师。

  梅耶·马斯克女士,作为一名成功的职业女性和母亲,您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故事吗?

  梅耶·马斯克:我曾就读一所公立学校,我父母是加拿大人,然后搬到南非,幸运的是,他们不太担心我的学习,从不检查我作业,也没有要求我们拿A或是班上最好的,我数学和科学很好,但体育很差,我妹妹很擅长体育,但数学和科学不太好。

  我父母不严格,但教导我们要独立,当我想攻读理学学士学位时,我爸说,你应该有一个职业,所以我学习成为一名营养师,因为我可以执业。我去南非荷兰语大学,需要学习另一种语言,用南非荷兰语去学,不像数学,物理和化学,生物化学,这是很困难的。

  我21岁毕业,22岁结婚,有三个孩子,在这段时间里,我已经上了打字课,可以为当时的丈夫,孩子的父亲,做电器说明书的打字工作,我妈妈告诉过我怎么做会计工作,所以我可以一直做生意。

  我妈妈还把我送到一所学校学习裁剪,我就可以自己做衣服,换花样,这样比我们在南非的时候更现代一点,所以很多东西我都得学。后来有了互联网,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继续攻读两个月的理科学位,都完成了学业。

  我离婚时带了三个孩子,幸运的是,我可以拿到奖学金支付学习费用。

  当我带着孩子,从约翰内斯堡搬到多伦多时,他们冻结了我的资金,所以无法取钱。我们找到一个房租管理公寓,花了大约三个星期时间才使它宜居,打扫干净后,我们躺在地板上,直到买得起床,但那很有趣,我们很高兴能在那里。

  后来,我成为多伦多大学的一名研究人员,如果孩子们学习医学或者法律,可以免费上大学,但他们不想学习那个,我说,好吧,选择你想做的。

  埃隆选择做生意,他要申请奖学金,还要申请贷款,所以上大学时必须工作。金布尔同样也做生意,他要学商业,他也必须自己去申请。为了生存,我当时有五份工作,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看他们所有的表格。

  我的女儿托斯卡想学电影,所以她去了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和温哥华大学,在那里获得电影学位,现在她是一名电影制片人。

  金布尔也成为一名商人,后来,他们卖掉第一家公司,他上了厨师学校,学会了当厨师,现在他已经16家餐馆,他还在学校里,为那些没有水果和蔬菜的孩子们建菜园。

  埃隆也学过物理,他创办了第一家互联网公司,后来,他们让我必须买房,我在做一个关于如何经营自己营养师的演讲,我去了纽约,我很喜欢那里,我对孩子们说,再见,我要离开你们了。

  当我搬到纽约后,我又开始做生意,做营养师,但不认识任何人,必须联系所有医生获得病人,让他们知道我做演讲,这样他们就可以预约我做演讲了,那时我已经50岁了,从一个小镇开始。我也继续做模特。

  执业工作很顺利,但也很困难,花了很长时间,预算也很紧张。

  还好,当我离婚时,孩子们晚餐想要花生酱和三明治,从那后我学会了做早餐,也要做谷类食物和牛奶,尽量买便宜的食物。

  吃水果蔬菜、和蔬菜和全麦谷类食品时,它能让你保持健康,体重减轻到七十二磅,我很注意体重,这对我来说很困难,因为我不是天生瘦的人。

  后来,我女儿生了双胞胎,我在书中也提到过,我就过去帮她,从纽约搬到了洛杉矶,并重新开始做生意,但这次有了社交媒体,我可以发布我的模特照片,然后得到大型的宣传活动。

  我不知道中国没有封面女郎这个品牌,它是一个巨大的化妆品品牌,他们想要一个年长的女人,一个有史以来最年长的女人做化妆品代言人,所以我的电视广告到处都是,我的照片在时代广场到处都是,我真的没想到。

  我还要继续学习,因为我是一个营养师。

  随着年龄的增长,需要保持智慧和成功,否则人们不会欣赏你,幸运的是,我从事两种职业,都是以女性为主,一个是营养师,一个是模特,我们的收入比男人高,但在和许多女性交谈时,她们说她们50岁时就被忽视了,而男人变成了首席执行官,做了总裁。

  我说,是谁在忽视你,如果他们不理你,你就远离他们,和那些欣赏你才华的人一起工作。所以,当人们谈论衰老时,我说,首先要保持健康,吃得好,避免爆晒,不要吸烟,不要放弃学习成长。

  在我写这本书之前,我知道它出来后我会很忙,因为我要做75个1小时的考试,来保持我的营养师注册,获得尊重的唯一方法就是保持你的专业地位,所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们需要比男人更努力,必须让他们知道我们是有价值的,然后,女人们需要互相支持,男人需要支持女人,而不是甩开她们,不要让她们落后。

  陆生:非常感人,也很令人印象深刻,你越努力工作,你就越幸运,再次感谢您的分享。接下来有请郝景芳女士分享她的成长故事以及教育实践。

  郝景芳:小时候我是一个还蛮独立而且内驱力很强的孩子,刚上小学的时候,就独立学习,自我推动,很少让母亲去检查功课,在学校里面的学习,也基本上由自己把握。

  我从上小学之前就蛮喜欢看书的,我母亲从小就给我读书,读很多故事,喜欢看书的习惯就一直保存下来,所以,上了小学以后去读课本,不是很费力气,而且还仍然保持着看课外书的习惯,这让我打开了视野。

  我很喜欢各种各样的文学故事,天文物理,历史,中国古典名著等等,我在小学2、3年级的时候,就很喜欢看《科学画报》,看《十万个为什么》。

  阅读让我对于未来产生了很大的憧憬,希望能去解开那些未解之谜,很希望能成为一个天文学家,也很希望能够也去写像《红楼梦》这样的书等等,所以那这些阅读在我小学的时候,它就变成了我的学习动力,人生动力。

  这样的一些兴趣一直保持到了我中学,高中时候我也很喜欢看科普,所以我大学报了物理系,然后也学了天体物理专业的硕士。

  我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写小说,所以到了大学,也是在上物理系的时候就抽空去写一些小说,也是在我读博士期间就出版了自己的小说集。

  后来我就是读博士的时候,从物理学转到了经济学,是因为我后来发现,这个社会系统它其实作为一个复杂系统,跟天体物理学一样有意思,我很想研究这个社会系统的一些发展规律。

  毕业之后我也是做了经济研究员,做了5年将近6年,也在哈佛大学的肯尼迪政府学院做过访问学者,但是这段时间,就是我从大学到工作的整个十多年,我就一直在思考人的成长驱动力到底是什么?人如何看待自己看待自己的成就,然后如何去选择未来,如何去找到一个自己更适合的人生。

  我在大学里面的时候其实有很长时间很怀疑自己,因为觉得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做什么,不知道自己以后擅长什么,虽然我喜欢的东西很多,但是又似乎找不到我自己真正擅长的。

  然后到了30岁左右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很平静,这种平静就来源于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我在这个人世间不需要跟任何人去比较,也不需要去跟任何人真正的去抢,去比赛,去争夺,而是我是要感受到我内心当中最喜欢什么,我做什么最能够有兴奋点,我自己的性格适合做什,如果像一块拼图,我这块拼图拼在什么样的位置上更合适。

  我意识到我很喜欢做所有的创造性的工作,去做写作也好,去创新产品,新的内容等等,这些都是我自己最开心,最兴奋的时候,所以那么从那一天开始,我就不再焦虑了,也不再迷茫,我就开始去选择我真正感兴趣的,非常让我激动的一些事情,并且很平静的去推动我的一些事业。

  今天我仍然在进行我的很多创作,但与此同时我要开始做我的教育事业,就是童行学院这样的一个教育事业。

  那我之所以做这样的教育事业,是因为在回想我的人生过程以及观察到现在很多孩子的成长历程,我发现大部分孩子其实他们不是自我驱动的,他们很多时候是在被父母逼迫,被学校逼迫去学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他们可能自己不是很感兴趣,或者说没有意识到其中真正的兴趣点在哪里,也缺乏自主性,而在这种情况下,去学习是一件蛮痛苦的事情。

  所以我现在在做儿童教育的时候,会非常希望鼓励孩子先是扩大视野,更多地了解整个广大的世界,在广大的世界中,找到自己的兴趣方向。

  除此之外,我会非常强调让孩子有自主性,带着一定的目标,去探索他自己,去寻找,就是解决方案,而不是说每一步都在模仿学校和老师的要求,而是说给他一个项目,让他自己去琢磨这样里面的一些解决方案,并且在这样的思考过程当中去学习。

  我们发现孩子的兴趣是真的能够被点燃的,他会自己自主的去推动学习,去看书,去琢磨,然后会做自己的作品。

  我希望更多的孩子,他们能找到内驱力驱动的学习,然后带着自己兴趣去学习,有目标感的探索式的学习,这样学习方法适用于所有学科,不管是语文、英语、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还是艺术创作。

  这就是我自己现在为什么开始从事教育做童行学院,就是希望能够通过我们做的,给孩子打开视野,让每一个孩子都找到自我驱动的人生。

  陆生:谢谢郝老师,郝老师给我们分享了一个学霸的迷茫和探索。听了您的故事之后,我特别想跟你讨论一个主题词,那就是选择,我觉得在你短短的二三十年当中,其实充满了选择,一次次的选择,一次次的放弃。

  当你已经在文坛上崭露头角的时候,获得了新概念作文的大赛一等奖,但是,你又放弃了这个纯粹以文学事业作为自己的主业,去读了清华大学的物理系,那当所有人都觉得你可能沿着天文学家的这样的一个人生目标去努力的时候,你又去读了经济学的博士,那大家以为是你准备做经济学者了,可是你又选择了儿童的科普教育,那么这一次次的选择和放弃的背后,内驱力是什么?

  郝景芳:其实我觉得选择不一定等于放弃,就像梅耶·马斯克女士,她在从事学业和职业生涯的同时,她也并没有放弃自己其他方向的这些很成功的人生。

  我从小到大都一直是理科学生,写作从来就不是我的主要人生方向,我并没有放弃过我的天文学梦想,从9岁到22岁,我都一直是很喜欢天文相关的知识,喜欢宇宙,喜欢物理,所以是沿着这样的一条路一直走下来。

  写作就是我的一个业余爱好,获得世界科幻雨果奖的小说,也是在我读经济学博士期间,用业余时间写的。我现在在做儿童教育的过程当中,我也没有放弃写作,我还是在进行我的这个小说创作,并且我还开始给儿童,给孩子去写故事。

  那这种这个对于写作的爱好,我想我会持续一生,但是可能它不是一个职业生涯。

  那我为什么从物理学转到经济学,后来又做教育呢?其实我会觉得现在的这种学科体系本身会给人非常多的束缚,当我整个认知体系更加完整和丰富的时候,我就会能够做出更多的比较明智的选择。

  例如我去做一个新的产品的时候,我的经济学原理背景就可以让我去做一些经济的决策,那我的物理学背景可以让我去对于知识有所把控,而我的写作背景让我可以去创作其中的故事内容。

  我觉得当你真正能够把不同的学科融会贯通的时候,它会让你的人生变得更加地便捷,更加地轻松,能够在不同场合里运用到不同学科给你带来的训练,去做出你的选择。

  所以我一直认为选择不等于放弃,选择其实是丰满自己,充实自己。

  学物理让我有很好的逻辑性的锻炼,学经济系统,让我更好的去理解这个社会,理解他人,理解商业是如何运行的,那对于文学的学习和艺术的学习,让我能够更好地去体会情感,只有当这些能力综合起来,我才比较容易去进行一些事业的推进。

  选择一个方向,并不等于放弃其他方向。

  陆生:所以说人生的每一步其实都没有浪费,你在文学方面的才华,对天文的热爱,最后都凝聚到我们的童行学院。

  埃隆·马斯克女士,您在生活中做了很多选择,离开了家暴的婚姻,搬到了一个新的城市,重新开始对您来说是个大挑战吗?

  梅耶·马斯克:首先,离婚真的很难,这是一种可怕的感觉,搬到另一个城市也很难,你不知道当你搬到一个新城镇时会发生什么,你不认识任何人,必须从头开始,这很可怕。但你知道,婚姻不好更可怕,因为那样的话你就没有了希望。

  当你一个人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是希望,你很高兴可以在早上醒来,不担心或害怕。

  问题在于你在不快乐的情况下,你需要继续下去。

  在婚姻和工作中,如果你处于一个工作状态,而人们不是很友好,你需要离开,尽管这总是很可怕。

  当你到了一个新的城市,你必须出去和别人交流,你必须认识你的客户。在那些日子里,我们会发写信,还要打电话。

  现在我们有了社交媒体,这真的有助于开创自己的事业,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但你需要展示你的才能,这样人们才会愿意使用你的服务。

  我在三个国家,八个城市创业,这是非常困难的。我记得第一次来到美国,我说人们为什么不给我预约演讲,或者医生为什么不给我介绍病人?他们不知道我是谁,所以我会寄给他们一本小册子,上面写着我所有的资格证书,这真的很难开始。

  但是如果你在一个不愉快的情况下,你真的必须离开这里并摆脱它,大多数时候,我的生活很糟,有些时候我为了改善生活而搬家,第一年你会奋斗,第二年会好一点,到第三年,如果你继续努力的话,你会做得很好的,但是你大部分时间必须努力工作。

  陆生:是的,当然。现在您在很多领域都非常成功, 但您曾经历艰难的日子,你们要搬到多伦多去,您没有钱,要自己照顾孩子,活下来,刚才您讲的这个故事,您在笑,对您来说,是有什么不太好的记忆吗?

  梅耶·马斯克:现在想起来不太好,当你想起来的时候,我们睡在地板上多么可笑,从地毯上挖出订书钉,因为那是租金控制的公寓,在我们搬进来之前,我们必须把地毯拿开,把它从地板上挖出来。

  当你认为我们成功的时候,想起以前的事,这太荒谬了,就觉得好笑。又要拆除从墙上剥落的墙纸,把墙纸全部处理,粉刷整个地方,清洁厨房等等,竭尽所能维持生计,但那还不是最糟的。

  我结婚时还是快乐的,从那以后,我会害怕和担心,但我没有不快乐,我确实有过恋爱关系,而且是很好,然后就不快乐了,当我花了太长时间摆脱糟糕的关系并遭受痛苦时,然后你会感到很多心痛。

  关键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心痛的过去,尤其事情不顺利时,心痛就少了,所以你要不断学习,我现在的情况很好。我是说,这个纽约星期六早上,我在和你交谈,我感觉很好,所以我可以笑谈过去。

  陆生:是的,您现在看起来棒极了。但是您是怎么度过难关的?您怎么让他们变好的?怎么把困难和困境转为好运的?

  梅耶·马斯克:首先,一些困难是自己造成的,因为你处于一个糟糕的环境中,你害怕走出去,或者你认为这比独处好,你宁愿和不好的人在一起,或者在一个不好的工作环境中,你宁愿那样做,因为你不知道另一边等着你的是什么。

  你经历过不快乐的时光,你会有挣扎,但要决定,需要做出改变,然后就可以摆脱它,而且作出改变,包括改变你的个人,或者工作状况,虽然总是令人不安的,总是有点吓人。

  但另一方面,这是更好的,但你需要一段时间在新的环境整理你的生活。

  我必须说我现在的处境很好,因为我有健康的孩子,健康的孙子孙女,我的朋友们都很健康,现在都是为了健康。

  陆生:那时候,您的孩子帮助过您和您的家人吗?

  梅耶·马斯克:是的,当我离婚的时候,我的孩子帮了我很多忙。托斯卡负责接待,她当时5岁,她会帮我接电话,接听留言,虽然她几乎不会写或者算数,大约8岁,她会和我一起做医生报告,她可以打基本的信息,然后我把报告交给她,她来打地址、日期和鸣谢,我就把这些放在报告里交给医生。

  金布尔喜欢做饭,而我不是一个好厨师,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他喜欢厨艺,然后他会做非常美味的饭菜。

  而且随着技术的进步,埃隆总是帮助我走在别人前面,所以当我搬到美国的时候,我是第一个有网站的营养师,一共四页,但我是第一个,因为我在埃隆那里得到帮助。

  我记得,当时我做模特工作,但我还得准备一个演讲,然后他给我买了一台小型笔记本电脑,那是我的第一台笔记本电脑,20年的第一台笔记本,索尼的,然后我就可以去做模特工作时,用我的笔记本电脑工作。

  所以他们让我在技术上领先,金布尔赡养我,托斯卡也一直支持我。

  陆生:最糟糕的经历可能是人生中最好的财富。

  梅耶·马斯克:是的,当你到另一个城市的时候,通常是为了避免糟糕的情况,然后你可以进入一个更好的环境,不再有那种恐怖的感觉,你知道的,因为有时周围的环境会让你想起悲伤的回忆,然后搬走就好了,你会遇到友善的人。

  有时你会有卑鄙和邪恶朋友,试图帮助他们成为好人,但他们不是好人,你不能改变他们,然后你不得不让他们离开,因为你周围不能有对你不好,不友善的人。

  陆生:大家都很熟悉你的儿子,埃隆·马斯克,他是个天才男孩,你们参加了Space X的发射现场,你的家人在那里相聚,请告诉我们那一刻的内幕。

  梅耶·马斯克:我们很高兴有机会送宇航员,从一开始就不会忘记,我们在看发射,前三次爆炸了,当然,我们非常沮丧,埃隆并没有灰心,他很快摆脱阴影,我们将解决这个问题,当然第四次成功了,然后太空项目开始变得越来越好,所以我们参加了很多次发射,金布尔,托斯卡和我都很支持埃隆,我们为他感到骄傲。

  实际上,我们全家都为他所做的一切感到骄傲,因为他工作非常努力,有时睡在工厂的地板上,但这给他带来了快乐,所以这次发射,我们都参与了。

  当时是疫情期间,我们每个人都带着口罩,我们必须非常小心,美国宇航局的人和航天人员,都在非常认真地工作,因为他们必须取得成功,然后当它发射的时候,我们也松了一口气,很欣慰一切顺利,只有当宇航员们进入国际空间站时,我们才放松一下,你简直不能相信,经历如此巨大的成就,你无比骄傲。

  陆生:对你的家庭来说,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当然,这也是人类历史上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您是怎么发现埃隆才华的?您是如何进一步来帮助他?

  梅耶·马斯克:他三岁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就和我说让我带到幼儿园,因为他需要别人说话,他们说他有点小,应该再等一年,我说我不能满足他,因为他有太多的问题。

  但他需要一个能提起他兴趣的人,所以他上学也不是很开心,他和我说,我说你在学校真的没学到那么多,但当金布尔去了,托斯卡也去了,他更开心了。

  后来,我告诉人们我有个天才儿子,他们说,你真是个好妈妈,因为所有的母亲都认为她们的孩子都是天才。而事实是,他在某些学科不感兴趣,但其他学科他都是个天才,在数学和科学方面的天赋,都超过了他所在年龄段的孩子。

  但他只是一个安静的男孩,只有老师才会看到他的才华,对其他不感兴趣的学科,只要通过考试就行,在南非不用必须拿A,而且我没有强迫他,如果不喜欢,不必学得那么好,通过就行,金布尔和托斯卡也一样,如果他们没有A,我也不在意。

  他们必须自己做家庭作业,我没有检查,他们需要自己认真去做,因为在学校里非常严格,如果你不做家庭作业,你就有麻烦了,所以他们只能认真去做,但他们可能是做了最少的家庭作业,因为他们老是玩耍。

  陆生:除了埃隆,我知道你还有两个优秀的孩子,你怎么能培养出这么成功的孩子?告诉我们一些秘密。

  梅耶·马斯克:我真希望我知道这些秘密,我想我只是让他们做他们想做的事,我的父母也是这么做的。

  我的哥哥是个神经科医生,我的姐姐是一个家庭科学教师,后来是一名西班牙舞蹈家,又去欧洲旅行,我的妹妹获得戏剧学位,然后她经营了一个健康俱乐部,我的弟弟在商业科学和工程方面有很多学位,所以我们都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父母不干涉。

  我的孩子也一样,我从来没有干涉过我的孩子们,支持他们在不同的方向学习。

  托斯卡拍电影,但电影业对女性不太友好,她把浪漫小说拍成电影,因为女人在这一行立足不容易,这让她很满足,而实际上,我总是说男人应该看这些电影,他们会学着展示什么是浪漫,就这样他们知道我们宁愿只要拥抱,不要玫瑰,也不要钻石,我们只是想要关心,所以我很高兴她现在找到了自己的路,这是艰难的。

  金布尔也喜欢做给孩子们做这这些蔬菜和水果花园,他以前学的是生意,但是现在我们看到这些孩子们从花园里摘水果和蔬菜,我也很兴奋,他们以前从来没有吃过,因为他们来自贫困地区,这给他带来了快乐。

  埃隆是个鬼才了,我们说他来自另一个星球,他不仅在做特斯拉的车,他对上海工厂很兴奋,因为那里的人工作非常努力,他们为自己的工作感到骄傲,他喜欢去上海的特斯拉工厂工作,他总是称赞他们,称中国人工作很努力,他们对自己的工作也很满意,所以,这一切都很好。

  当谈到Space X的时候,这太夸张了,因为很难想象你的孩子能做到,做一件世界上没有人能做到的事,就是把火箭降落在海里的船舶上,所以很难理解他怎么会这样想。

  陆生:据我所知,你父母非常喜欢冒险,告诉我一些有趣的故事吧。

  梅耶·马斯克:我的父母住在加拿大中部的一个小镇上,他们决定带着第四个小孩去南非,当时没有互联网,也没有关于南非的杂志,有人从南非回来说,南非很有钱,我父亲说去那里探险吧,所以他有一架单引擎飞机,他把机翼卸下来,放在船舶上。

  我当时只有2岁,你能想象出四个7岁以下的小孩,在没有其他乘客的货船上,我们乘货船到开普敦,到了开普敦,他把机翼装回去了,他总是在自己修飞机。

  他的计划是飞到约翰内斯堡,但他们说南非荷兰语,所以我们得去一个讲英语的小镇,然后我们飞过比勒陀利亚,街道两旁都是美丽丁香花,父亲说他从来没有在加拿大中部看到过这样的景,他说现在我们要在这里降落了,他买了一个有大树的房子,因为我们住的地方没有大树,他从那里从头做起。

  但没过几年,他就和我妈妈开着旅行车到了以色列的LJ,是拿着地图开车,没有没有互联网,对非洲也不了解,这是非常可怕的,然后他们决定飞往澳大利亚,他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驾驶单引擎飞机的人。

  只有地图和指南针,没有收音机,所以必须低空飞行才能看到街道标志,而且许多地方没有机场,所以他们会降落在公路上或足球场上,他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用这种方式穿越非洲,穿越阿拉伯半岛,亚洲,穿越海洋到澳大利亚,然后返回,花了三个月的时间。

  然后,每年七月,他们还把我们带到卡拉哈里沙漠,现在我们也是唯一一个带着指南针在卡拉哈里沙漠穿梭的人了。

  我们会遇到不同的角落,他们从未见过汽车,也从未见过像我们这样穿着衣服的人,的确如此,这很吸引人,但是这里不能洗澡,买不到任何淋浴的东西,作为一个孩子,你很高兴不这样做,但是沙子不脏。

  然后,我妈妈会再次在这里打包,提前计划做计划,因为我们有五个孩子,她必须带足够的食物,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经历。

  陆生:你们是一家人,我想这就是埃隆天赋的来源。

  梅耶·马斯克:因为我父亲就是这样的天性,而埃隆是一个独创的人,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陆生:那么,您认为母亲最重要的角色是什么?您给孩子们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梅耶·马斯克:我想我告诉过他要独立,做他们想做的事,对他们所做的决定负责,不管他们是好是坏,他们都需要接受他们所选择的一切。

  而我总是给他们拥抱,他们没有得到很多礼物,但我可以拥抱;他们一直像以前那样节俭的生活,因为他们在上大学的时候必须自己独立生活。

  还有,就是对别人好一点,作为一个营养师,你关心别人,帮助他们养成饮食习惯,我希望我的孩子,真的为别人着想,帮别人做好事。

  我希望这是他们从我这里得到的。

  陆生:这是给所有家长的好建议,郝老师您好,我也想问问您,您现在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那您认为作为母亲最重要的角色和作用是什么?

  郝景芳:我特别特别同意马斯克女士刚才说的一些话,就是让孩子成为一个为自己负责任的主体,这可能是所有的父母最应该让孩子成为的角色。

  孩子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独立个体,就是一个完整的人格,父母责任是让孩子逐步的成长起来,能为他们自己的人生负责。

  我自己作为一个母亲,我有一个6岁的女儿,和一个2岁的儿子,那我现在其实是没有给他们规划出来他们未来的人生道路。我也会很希望像马斯克女士那样,让他们自己选择自己人生道路,他们喜欢什么,擅长什么,慢慢摸索出来,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

  我能够做的一是给他们提供选择,让他们可能接触到很多不同的东西,这样他们才可以有选择。

  然后第二个就是说在他们自己的人生成长的过程当中,我尊重他们,我能够看见他们自己内心的很多的想法,然后我能够跟他们有很好的沟通,通过交流,我能够表达我自己的爱、信任和支持,然后希望他们能够成为一个更加独立的为自己负责任的个体。

  那我自己觉得一个真正为自己,一个真正能够独立自主的人,他首先需要几点特点。

  一个是能够有好的自我认知,不断的回顾反思说我到底喜欢什么,我到底擅长什么,那么我在哪些领域里面,做事情是我自己最感到舒服的,最感到快乐的,慢慢找到自己的道路。

  第二点就是需要他知道我怎么样为了这个结果负责,我做的每一件事如何去影响到他人,影响到我自己,如何去尊重其他人,如何在这个世界里面跟其他人的相处过程中找到自我的位置,所以这是一个人的成长性思维。

  还有社会性思维,帮助他们成为一个为自己负责任的独立个体,我也是这样去践行我的教育主张和理念。我女儿其实现在很多时候蛮清晰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自己喜欢什么,然后她也越来越能够去进行一些自我表达和自我认知。

  陆生:既是好老师,又是好妈妈,那您觉得孩子身上您最看重的三种品质是什么?那么作为家长应该如何去培养呢?

  郝景芳:第一个是独立性,他要作为一个独立的为自己负责任的个体,在任何有可能的范围里面试图让孩子自己去做很多的事情,自我选择,自我探索和尝试,所以独立性是很重要的。

  第二点,我自己会比较看重孩子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就是说他面对一定的困难或者面对的一定的问题的时候,他是不是比较有韧性,所以有的时候这也是为什么我不给孩子铺路,因为我觉得父母如果把孩子的路完完全全铺的全都是成功之路的话,那孩子他自己面对那些困难的时刻,他自己如何去寻找方法去解决问题,他自己如何去让自己更加坚韧,更加强大呢?

  其实一个人的这种坚韧和强大,往往都是在一些困难当中,然后不断地去探索,坚持不放弃去解决问题,才可以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很强大。所以在他的生活当中,会遇到大大小小的各种各样的挑战和困难,他会有挫败,他会有哭泣,但是只要他自己不放弃,然后还愿意相信自己,那他其实是可以成长起来。

  第三点,我会比较看重他能够真正的很尊重他人,就是说跟他人都是平等相待的,既不欺欺凌他人,也不畏惧或者说是讨好其他人。那么我觉得孩子如果他真正能够尊重其他人的话,首先他是被尊重的,他自己有的时候不愿意做一些什么事情,我会仔细的问清楚他为什么不愿意这样做。

  那他嚎啕大哭,我会仔细地去听你是不是很委屈,那我聆听了他的内心,然后他得到了疏解之后,就会比较容易平静下来,然后比较容易去平等地对话,而不是发脾气,那我觉得他感受到自己被尊重,我也会教育他说其实你也需要尊重其他人,去聆听其他人的这个心思,你做什么事情要考虑到其他人的这种情绪。

  所以我自己不管是做母亲,跟我的两个孩子交流,还是说我们去做这个教育,我们童行学院对学生的培养,我们都是会非常看重他的独立性,内驱力,还有孩子的自我认知和他对于这个社会的认知。

  父母要把孩子当成一个独立个体,如果父母能够去真正的看见孩子,去尊重孩子,理解孩子,聆听孩子,让孩子不断的去做出他的人生选择,孩子将来的人生会过得比较好。

  陆生:谢谢郝老师,我们知道埃隆·马斯克为自己的孩子建立一所学校,让他的孩子们可以在学校里读书,那这所学校的名字叫Ad Astra ,那么它是源自拉丁语坎坷之路 终抵群星,这也和他对于火星的探索和追求非常地呼应,郝老师,您是怎么看待这所学校?您觉得对于中国的孩子来说,应该如何提高他们的科学的素养以及创新的能力。

  郝景芳:我刚好上个月写了一篇文章来分析这所学校,这所学校它非常的创新,哪怕是在美国也很创新。

  马斯克先生创办的这所学校,最主要的就是让孩子真正探索式学习,能让孩子真正地像我们成年人去做科学研究,或者是去做工程一样,我们在一个项目里面,然后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去奋斗,不管是去解开一个问题,还是去找到一种策略,还是去创造一个发明。

  那么当孩子是带着这种自己的思考和探索去学习的时候,它可以更加高效地调动起他的大脑去进行学习,那这个是对于科学研究创新精神最好的一种培养方式。

  在中国其实想要推进这样的探索创新是比较困难的,因为我们自己的这种教学体系,教学大纲以及考试制度的规定就会把每一个年度,每一个学科甚至是每一周的学习都会规定地非常明确,不太能够给你一个自由的空间。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希望能够通过校外教育,来补充这个学校教育的相对来讲缺乏灵活性,我们倒也不否认说中国的这种教学体系,非常扎实地去打好基础的这种教学体系,也有很好的地方,因为能够把很多基本功打牢。

  那怎么解决整个中国教育基础教育缺乏探索性,缺乏创新性的这个问题呢,我自己觉得我们可以充分利用校外的时间,利用现在的互联网技术,利用孩子的晚上,周末假期这样的时间,让他在校外可以得到这个探索的机会。

  让孩子去探索科学,做一些动手的创意和研究,通过这样的一些课程,让孩子能够真正有一个自我推动的一个探索性的学习,激发孩子的这种创新精神,也激发他们对于科学科技知识的好好奇心和好感,可能做这种颠覆式创新的学校不太容易,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做渐进式创新,这个也是童行学院的一个愿景吧!

  陆生:谢谢郝老师,梅耶·马斯克对提高孩子的创新能力有什么建议吗?

  梅耶·马斯克:对孩子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让他们去研究他们感兴趣的东西,父母希望我成为一名艺术家,但我没有天赋,如果他们说你必须成为艺术家,我会很不高兴,然后我学习科学,这是我喜欢的。

  如果你的孩子倾向于不同的领域,你想让他成为医生,但他想当律师,让他们按照他们喜欢的方向发展,他们的童年就没有那么大压力,我认为这会让他们更快乐,然后你也会更快乐。

  对许多父母来说,孩子必须取得A,取得最好的成绩,这对很多父母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只是希望他们快乐。

  陆生:是啊,努力学习,快乐学习,去年,埃隆·马斯克和马云先生就人工智能和人类的未来进行了一次讨论,双方意见完全不同,希望他们能够在明年的IEIC大会上讨论教育和创新的话题。您在中国推出了一本新书《人生由我》,我所有的朋友都很喜欢,您下一个计划是什么?

  梅耶·马斯克:每个人都要求我写更多的书,因为他们问了问题,然后想知道我更多关于这件事或那件事情的想法,我还做了笔记。

  我飞遍全世界去做演讲和我的新书发布会,我肯定要来中国待一个星期,但后来无法实现,根本没有航班离开美国。

  因此,有很多令人兴奋的生活在我面前,然后我会慢慢地为第二本书整理更多的想法,因为有时男人和女人想更详细地了解我在生活的某些方面,我在哪里吸取教的训,经过哪些挣扎。

  如果你觉得自己身处困境,你必须不断地爬出来,制定一个走出困境的计划,因为你不能这样生活。

  陆生:我们期待着您的新书,谢谢。郝老师,我也想问一下您这个问题,您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郝景芳:刚才我也讲到,我其实也还在进行小说创作,但是今年的那本长篇小说写了几章,就一直放在那放着,我还是会带着很大的热情把它写完,是一本长篇的科幻小说。

  与此同时,我下一步的计划和梦想,就还是把我自己的教育事业发扬光大,能够把我们给孩子的这种培养创新精神的童行学院一直做大做好,能够真正让中国也产生一些像埃隆·马斯克这样创新型的,下一代的人才。

  然后,我自己结合童行学院的教育课程,给小朋友去做创作,希望能够去展现整个小朋友的人生成长,从6岁、7岁、8岁,9岁,10岁,11岁,这样的一种人生成长的故事,还会伴随着这一个大的宇宙观,这个小朋友在宇宙里面的一些遨游和冒险,在这样的故事里面,小朋友不仅能够感受到乐趣,而且他们也会受到学习的激发,鼓励他们能够真正去选择自己的人生。

  陆生:谢谢,也非常期待郝老师的新的作品,新的事业,新的课程。

  及时地制定计划,明确规划未来,这是一个非常棒的人生态度。其实规划对于孩子来说更为重要,尤其是生涯的规划,那么什么是生涯规划呢?所谓生涯是指一段有目标的漫长旅程,那么在这段人生的旅程中,你的理想的角色和定位是什么?

  你期待着什么样的诗与远方,又如何迎来彼岸花开?那我想这也正是远播教育集团的初心,帮助每个孩子能够进行学业专业职业的规划,描绘前程,来共同守护成长。

关于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

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Innovation Conference)汇集国内外数百名教育领域专家学者,以“链接全球资源·创新未来教育”的全球视角探讨未来教育的创新模式与课程内容,从而推动中外教育创新文化交流、促进国内教育产业的合作发展。

关注IEIC官方公众号

随时了解最新大会信息

获取2020大会温馨提醒和参会通知

关于远播

© 2020 

www.ieicexp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远播教育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翻版必究

沪ICP备07019113号-35